她下意识检查自己防护罩,顿时又有了底气。

    有超高防御,自己的身体又有药剂加成,与白虎战斗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阮安暗自打气,刚从背包格子里拿出匕首,正准备下树忽然想起匕首上有变异箭毒木的汁液,转念又把它收了。

    白虎不能死,它死了,温堰肯定也活不了。

    也不能让它受伤,万一受伤了,还得购买花钱药剂,要知道游戏商城里得疗伤药很贵。

    阮安左右为难,如此巨大的野兽想要活捉它根本不可能。

    有了,她忽然想起原世界里动物园如果迁徙,会给野兽注射*……

    阮安连忙打开游戏商城,从游戏商城里买一把*,正看说明书,白虎似乎闻到了什么气味,直直朝她隐匿的方位撞来。

    如此高大的猛兽,平日里显得坚韧的树木在它身下不堪一击,它奔来时,树木被撞击得“噼里啪啦”倒了一地。

    白虎的攻击速度很快,阮安拿着*堪堪从树上飘落下来,之前歇身的大树就被撞击成了一堆木头,散落一地。

    阮安朝后退了几步,便不再退。

    “温堰,你是温堰吗?”

    “你还记不记得我是谁?”

    她得搞清楚龙泽说得到底是不是真的,万一他错了呢?

    阮安的大声呼喊没有人回应她,回应她的是白虎挥过来的爪子。

    阮安就地一滚,轻而易举躲过去。

    龙泽在一旁跃跃欲试。

    他虽然没有实战过,但是龙族好战的基因让他想要和白虎搏斗。

    于是,龙泽努力聚集灵力,用了一个风刃。

    这是他第一次用风之力搏斗。

    使出风刃与龙泽平日里控制风帮安安做事的感觉完全不同,他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头晕。

    但下一秒,白虎漂亮的皮毛上出现了一道细小的伤口,白虎愣住了。

    这个伤来得莫名其妙,都不知道怎么来的。

    阮安没有察觉到自家宠物的小动作,她在喊了一句没有得到温堰回应后,只能想办法*它。

    在白虎忽然愣神的一瞬间,她拿着*扣动了板机。

    但是却被反应过来的白虎逃脱了。

    阮安心下一惊,倒没有想到白虎的反应速度会这么快。

    她连忙朝后退了几步,再次开枪,但依旧被白虎躲开。

    而这时,白虎已经追上来了。

    它巨大的身躯让阮安显得像一只渺小蚂蚁,眼看她就要被虎爪拍死,阮安飞快的从它的肚皮底下钻了出来。

    龙泽急得不行,他大喊:“安安,用匕首,用匕首。”

    那把匕首的威力,龙泽见识过,上面被安安抹了剧毒,见血封喉得那种。

    阮安没空理会自家宠物,她从白虎身下逃脱后,把*丢进背包格子腾出双手爬上了一颗大树。

    在高大的大树上,她才能居高临下压制白虎。

    白虎跟着跑来,它张大嘴,想用锋利的牙齿把这只该死的蚂蚁咬死,却想不到本以为到口的猎物往前一跃,然后就消失了。

    此时的阮安借着鞋子的敏捷度往下弹跳时,正好跳到了巨虎的颈部。

    她立刻抓着白虎的毛翻身骑了上去。

    白虎太大,阮安坐在它的背上,像坐在平地。

    她刚刚坐定,白虎就意识到了自己背上多了一个人,它怒气冲冲抖动着自己的身体,想要把她从背上摔下来。

    阮安怎么可能如它愿,她双手紧紧扣住白虎的皮毛,腿部用力绷着夹紧白虎的脖子。

    龙泽看到她坐到了白虎的背上,四肢一跃,也窜了上去。

    “安安,你为什么不打死它?”龙泽大声问,他小小的身躯站在白虎背上如履平地。

    阮安摇摇头大声回道:“不能打死它,它还有用。”

    “再说了,它又不是真正的白虎,它白天可是人。”

    一人一猫的声音很快淹没在白虎的吼叫声,它在原地抖动没有把背上的人抖下来,直接朝密林深处跑去。

    它巨大的身体不停的撞击着大树,想要把人撞死,或者把人撞下来。

    但是,背上的人却依旧像一个狗皮膏药一样贴在它的背上。

    至于龙泽,为了稳定身躯不被甩下去,它尖锐的猫爪直接扣进了白虎的肉里倒扣着,把白虎痛得直打哆嗦。

    白虎更加暴躁了,阮安也被它颠得累得不行,她想腾出手从背包格子里把*拿出来,但是一直找不到机会。

    “你能不能消停点,要不然我真的揍你了啊。”阮安大声喊。

    她知道自己不可能得到回应,但她贴着白虎耳朵边上大喊,却让白虎愣了一下。

    就这么一瞬间,阮安立刻从背包格子里拿出*,抵着白虎的脖子来了一枪。

    *里的针打进了白虎体内,白虎却依旧狂躁。

    阮安只能收了*,紧紧抱着白虎的脖子。

    也不知道一支麻醉剂能不能放倒这只巨虎,如果不能,只怕不得不对它出手。

    龙泽努力稳定身躯,想要再聚集灵力帮安安*白虎,但是灵力虽然聚拢却发不出风刃。

    他很懊恼。

    自己的能力为什么像以前看过的一部电视剧里那个叫段誉的角色,他的六脉神剑也是时灵时不灵。

    好气。

    阮安不知道自家宠物波折的内心,她反正死扣着不松手,大概过来一分钟,或者更短,刚刚还嚣张肆意怒吼的白虎速度慢了下来。

    她心下一喜,拿出*给它来了一枪,怕一枪不够,又补了一枪。

    本来意识有些模糊的白虎彻底歇菜了,它只觉得自己身体越来越沉重,脑袋里面也越来越黑暗,它就像一只喝醉的兽,什么都看不清了。

    白虎奔跑的躯体开始东倒西歪,阮安静静等待时机。

    龙泽把头埋在胸前,刚刚没有帮上安安,他很内疚,也就很自责。

    作为一条龙,发一个风刃都发不来,真是愧对龙族的身份。

    不过仔细想想,就自己之前咸鱼的态度,发不出风刃也理所当然。

    白虎巨大的身体轰然倒地,阮安跟着也倒在了地上。

    不过有白虎这个肉垫,她一点防护罩一点都没有受损。

    只是令阮安没有想到的是――

    下一秒眼前的白虎突然变成了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