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堰此人表面看起来很随和,但阮安发现他并没有那么简单。

    所以,她暂时不能暴露自己的真实的意图,就连可以收纳器具的背包格子也不能显露。

    阮安把洗好的碗和筷子用装龙泽的背包把它们装了起来。

    炒锅太大,她便用藤蔓缠绕了几下背在背上。

    至于龙泽,他趴在了女孩的肩膀上,时刻警惕着。

    温堰奔跑的速度很快,绿色植被被飞速甩在身后。

    他有心试探女孩的能力。

    结果却看到了她非常轻松地跟着。

    温堰很吃惊。

    她的能力为什么这么强?

    她是从哪里来?

    在这里做什么?

    她知不知道青木研究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温堰心里虽然疑惑,但是也没有出言询问。

    因为女孩太冷漠,他有直觉,就算自己问了,她也不会回答。

    阮安也很好奇。

    温堰是怎么活下来的?

    他的金库又是从哪里来?

    他口中的苏白卿又在哪?

    这个人到底存不存在?还是怕自己动手,故意混淆?

    她虽然疑惑,但是也没有开口询问。

    她不想问。

    看到男人,阮安不由自主就会想起那个背叛家庭抛妻弃子的*。

    虽然她也知道自己是偏执了,但是她改不了。

    于是,在前往金库的路上,两人竟然再未交谈。

    阮安一边赶路一边记路,峭壁上的森林与峭壁下没有什么不同。

    不过有些大树的品种和植物是阮安没有见过的新物种。

    大概奔跑了二十几分钟,他们站在了一个洞口。

    阮安望着,山洞里一片昏暗,一眼望不到头,看起来更像是一个通道!

    “阮小姐,请。”温堰说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阮安摆摆手:“不了,你只需要把金子拿出来就好了。”

    她不想进洞,正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万一这个男人在洞穴里布了什么机关,就算自己能力强,可能也会吃亏。

    温堰察觉到了女孩的警惕,他轻笑一声:“好的,那你等一下,我马上就出来。”他说完就朝通道里走去。

    阮安等待的时候,忽然想起一件事……

    龙泽说现在已经是末日后100多年,自从他醒来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人类……

    但,现在温堰出现了!

    所以,他是没有来过峭壁上吗?

    她冷笑一声,伸手点了点一直在装死的小奶猫:“解释一下,到底什么情况?你不是说没有见过人类吗?”

    龙泽理直气壮实则慌里慌张道:“安安,我可没有骗你啊!你看到的这个男人,他根本就不是人类,他每天晚上会变成一只嗜血凶兽,不要被他现在的外表欺骗了。”

    对,他没有撒谎,温堰本来就不是纯种的人类……

    阮安点着猫脑袋的手指顿住了。

    ――白天是人,晚上是凶兽?

    这特么是个什么物种?

    “你说得可都是真的?”阮安有些不敢置信,她重复问了两句。

    龙泽重重点头:“真的,安安要是不相信,你拿到金子后,躲起来,今天晚上就可以证实。”

    阮安咬了咬唇,她其实已经相信了龙泽的话。

    她现在总算明白了在方舟系统发布的任务里,为什么部落成员不仅限于人类。

    原来在这个海岛,真的有另外的种族。

    只是不知道温堰是哪一种种族?

    应该不是精灵,在阮安的认知里,精灵都是很美的。

    兽人应该不是,兽人很丑。

    魔,地精,虫族这三个种族就更加不可能了,温堰看起来完全不像。

    白天是人,晚上是凶兽,那他可能是半兽人。

    阮安心思纷纭,她静静的盯着眼前幽暗的通道,忽然有些紧张。

    等等,想要知道温堰到底是什么种族,生存系统应该可以判定啊。

    但阮安犹豫了。

    如果需要生存系统来判定身份,也就需要与温堰有肢体接触,这是她这么多天来摸索出来的信息。

    阮安其实每一次抱着龙泽,她的脑海里总会弹出一行字幕。

    检测到未知生物,请玩家采集未知生物的毛发进行检测,可奖励1500铜币。

    但每一次,阮安都选择了忽视。

    第一,龙泽的毛她揪不下来。

    第二,她怕龙泽未知的身份会让系统抓捕。

    但是,阮安通过这些细节,察觉到自己如果想要得到系统判定出来的信息,必须要和目标对象接触至少五秒。

    也就是说,如果想要知道温堰的种族,她需要和温堰拥抱或者握手5秒……

    阮安觉得自己做不到。

    正纠结,温堰终于出来了。

    “不好意思,久等了,金库的大门不好打开,费了些时间。”男人语气温和解释道。

    阮安忙后退了几步,她怕温堰现在就会兽化。

    “别过来,你把金条放在地上,离我远一点。”

    温堰皱眉,他有些疑惑的看着一脸警惕得女孩。

    自己刚刚进金库的那一段时间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为什么她的态度发生了更大的转变?

    他忙把金条放在空地上,一边朝通道走去一边说:“你别害怕,我不是坏人,你看我答应给你的金子不是给你了么?”

    这一根金条少说也有50多克,在末日前,至少价值三万多,不过一碗咸肉海带汤,温堰觉得自己很慷慨。

    阮安没有回话,见男人后退,她小心翼翼的走过去把金条拿了起来。

    金条,24k,生金经过冶炼、提纯后的黄金。

    可用于储备和投资的特殊通货,同时又是首饰业、电子业、现代通讯、航天航空业等部门的重要材料。

    本根金条重2盎司,可售价32885铜币。

    她翻转金条,查看刻在金条背面上的小字。

    ――种花国印钞造币总公司长城金银精炼厂铸造。

    后面是一组编号,还有防伪标识。

    2盎司约等于56.7克。

    也就是说一克金子能换580个铜币。

    系统给出金子的定价与阮安原世界差不多。

    “这一根金条都是给我的吗?”阮安拿着金条挥挥手问。

    温堰忙点头:“是的,很感谢你给的食物。”

    三万多铜币换一碗咸肉汤听起来好像是赚了,但是阮安其实是不乐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