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安说完,把自家宠物反手丢进背包里背在背上,小心翼翼的朝临时营地摸过去。

    希望在刚刚耽搁的时间里,那个幸存者没有离开。

    有敏捷度加持,她悄无声息的靠近了闯入她临时营地的男人。

    男人一头乱发,胡子很长,上身赤《裸》,腰间围了一块褐色的兽皮,赤着脚,乍一看像一个原始人。

    温堰蹲在地上打量着锅里煮的食物。

    嗯,很香,很想吃。

    他从旁边的灌木丛折了两根树枝,在锅里捞了一块肉丢到口中。

    肉块里融合着海带和山药,入口咸香香糯,温堰吃了后眼睛都亮了。

    但他吃了一块肉后,犹豫了一下又站了起来。

    很明显,不管是是锅里煮的食物亦或者煮食物的锅,都不是那些人能拥有的……

    所以,是有外人来到青木研究所吗?

    温堰思虑着,忽然察觉都有人在打量自己。

    不好,他心下一惊,正准备逃离,下一秒只觉有轻风拂过,自己就被劫持了。

    温堰感受到了自己腰部上匕首的冰冷。

    他立刻假装是苏白卿在和自己开玩笑,无奈道:“阿卿,你怎么又这样了?”

    阮安不明所以,她冷冷哼道:“谁是阿卿?”

    温堰愣住了,这个声音不止陌生,还是一个女声。

    可是从青木研究所幸存下来的人们,里面根本就没有女孩的存在!

    他举起双手,压低嗓子尽量柔声道:“不好意思,我以为你是我朋友,那什么,我好像也没有得罪你吧?能把匕首移开吗?”

    温堰是故意这么说的。

    苏白卿根本就不在这片森林。

    早在一年多前,他就离开了这片区域,温堰之所以这么说,只是想让女孩以为有同伴的存在,让她有所忌惮,

    阮安又没想杀人。

    她一个生长在红旗下的好青年,被迫与动物搏斗也就罢了,杀人是万万不敢。

    更何况,方舟系统里明确规定,不准杀害土著。

    阮安之所以这么做,不过是为了震慑男人,省得让他以为女人好欺负。

    她默默收了匕首,冷声:“你刚刚吃的那些食物都是我的,所以你应该算是得罪我了吧?”

    “不好意思,我刚刚过来的时候看到旁边没有人,所以以为是无主之物,所以才……”温堰立刻道歉后又解释:“不过我只是吃了一块肉,另外的我都没有动的。”

    阮安一点都不相信男人的说词,他不可能不知道这锅肉汤是有主之物,不过是想在主人回来之前,先填饱自己的肚子。

    她猜的是对的,温堰很饿。

    自从他从营养仓醒来,就一直被饥饿折磨着,所以在看到这锅肉汤后,温堰一开始根本就没有细想,直到尝了一口肉后才反应过来。

    阮安站在男人身后。

    他很高,体格也很壮实。

    离得太近,阮安闻到了男人浑身散发着一股莫名的味道,令人作呕。

    他真的看起来非常非常像一个原始人。

    阮安在打量男人,温堰不着痕迹侧过身,用眼角余光也在打量女孩。

    他很惊讶。

    因为女孩身上穿的衣服和鞋子的面料,温堰从未见过。

    就算是一百多年前末日没有来临前,他也没有见过这种材质的衣裳。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温堰打破了寂静,不知道为什么,虽然自己是被劫持的一方,但是他发现女孩比他还要紧张。

    并且这种紧张中又带着几丝厌恶和烦躁,像对自己很排斥……

    “对不起,没经过你的同意就动了你的食物,但是我可以给你补偿,我有很多金子,你要是需要的话,我可以用它们作为这顿饭的补偿。”

    温堰睡了一百多年,又被困了一年多,他不知道外面的世界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

    但是从青木研究所废弃的时间还有留下的一些痕迹来看,情况不容乐观。

    他有心想要结识这个全副武装的女孩,迫切的想要通过她离开这里回到温家。

    而黄金,是他唯一能拿出手的……

    阮安听到金子眼睛一亮,她沉默了一会。

    虽然有些担忧会是一个陷阱,但是想到自己超高的武力值,还是点点头。

    龙泽很烦。

    他一点都不喜欢这个男人,特别是这个男人还*衣裳。

    阮安不知道自家宠物的小心思,她指着锅里煮的食物说:“那你把这一锅食物吃完吧。”

    “别人动过的,我可不敢再吃。”

    温堰听到女孩的话后,心中一喜,他连忙说道:“谢谢,你放心,我会给多给你一些金子的。”

    反正金库里的金子多得是,并且也不是他的,再说了,要是能离开青木研究所回到温家,这些金子更不算什么……

    他正准备用树枝当筷子,阮安看不惯给他递了一双筷子和一个碗:“这个给你,等会一起算账。”

    温堰接过,心里有了一丝疑惑,他点点头:“好的谢谢,那个我叫温堰,温柔的温,堰塞湖的堰,我该怎么称呼你?”

    阮安:“阮安。”

    见女孩更加疏离和冷漠,温堰没有细问,他点点头:“好的,阮小姐,等我吃完,我就带你去金库。”

    听到金库,阮安眼神闪了闪。

    这海岛上居然有金库?

    既然是金库,那么金子应该很多……

    想到这,阮安觉得自己能再忍忍。

    刚刚和温堰交谈,她浑身都是紧绷的,出于对男人的莫名抗拒情绪,她很想转身离开。

    但为了完成方舟系统给出的任务,也为了能够回到自己原来的世界,阮安只能咬着牙坚持。

    眼下听到他手里有一个金库,阮安更得坚持。

    不过,为了安全起见,还得多考察一下。

    既然要把部落做大做强,品质有问题的人肯定不能要,哪怕因为如此完成不了方舟系统布置的任务……

    一锅肉汤,温堰很快就吃完了。

    因为实在是太饿,他甚至都顾不得维护自己从小培养起来的用餐礼仪。

    阮安走过去收拾好锅碗瓢盆,默默拿到小溪旁清洗干净。

    然后拿着匕首,示意温堰带路。

    情况不明,阮安不敢托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