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着龙泽的风之力,阮安脚下一蹬。

    腿部的力量经过扭腰动作传导到达背部、肩部,最后通过手臂,前臂的内侧旋转将力量传递到拳头上,一拳打在巨蟒的七寸,顿时就听到了巨蟒体内骨骼断裂的声。

    阮安的身体经过强化,只是一拳,这条盘起来像小山样的大蛇直接就被她打残了。

    龙泽抬着头,比较了一下自己和女孩的武力值,发现如果自己不用灵力,还真打不赢。

    变异巨蟒的身体轰然倒地,把周围的树木都砸断了不少,灰尘四起。

    阮安顺着蛇身滑落,身上都是蟒蛇的鲜血和碎肉。

    龙泽望着被蛇血从头糊到脚的女孩心头发憷后又觉得她实在是太飒了,莫名觉得自己的心跳又加快了。

    他迈着小短腿蹭蹭跑过去,顺着女孩的裤腿往上爬。

    阮安第一次见到小奶猫对自己做出如此亲密的行为,惊讶之余伸手拎住它的后脖颈。

    “呀,龙龙,我身上太脏了,别把蛇血粘在你身上,你乖乖的先别过来。”她说完后把小奶猫踮着脚轻轻地放在一根树枝上。

    龙泽蹭了蹭女孩的手背:“安安,你刚刚出拳的力度好强,你是体修吗?”

    在龙族的传承里,人类为了能位列仙班创造了很多修行的*,其中就有专门锻炼体魄的体修。

    阮安手上有血,在龙泽蹭过来时立刻收回了手,她从背包格子里拿出一瓶水一边冲洗一边回道:“体修是什么?我不知道哦。”

    “我的力量和速度是因为吃了药剂激发了潜能,龙龙见过的,上次我吃了后还昏睡过去了。”

    龙泽若有所思:“原来是这样。”

    在他理解下,这种药剂的功能应该和仙丹差不多,记忆中好像有吃仙丹直接位列仙班的!

    阮安洗完手,那条垂死挣扎的蟒蛇终于平静了下来。

    她走进,看到变异蟒蛇的身体通体绿色,与树木的颜色完美的融在了一起,也难怪之前阮安没有发现它的藏身之所。

    随着她的手放在蛇头,字幕君出现了。

    变异蟒蛇,体内有蛇蛋,大型爬行动物,有一定的商业价值和药用价值。

    阮安望着小山样的巨蛇选择了送进了屠宰场。

    她大概知道蛇皮可以做成包包什么的,蛇肉好像也能吃,但是在原来的世界蟒蛇是二级保护动物,还好她现在身处异世,要不然就犯法了。

    变异巨蟒的尸体消失不见,但很快,地上出现了一个泡沫箱子。

    阮安打开木箱,里面有100斤蛇肉,一根蛇筋,一大块蛇皮,还有9个蛇蛋。

    东西有点少,但是阮安不嫌弃,毕竟她不是一个专业的屠夫,如果是她自己料理这条巨蛇,她可能还得不到这么蛇肉。

    把木箱里的蛇肉放进肉类的背包格子,又把木箱里的蛇筋和蛇皮放进专门存放杂物的背包格子,她才开始找水源,准备清洗自己身上的血。

    龙泽迈着猫步慢吞吞的跟在女孩身后。

    这片区域应该被巨蟒霸占了,阮安走了一会也没有再遇到别的动物。

    大概走了一盏茶的工夫,一人一猫来到了一条小溪边。

    阮安先爬上大树,查看了一下自己的方位,然后在脑海里快速比对了一下,发现这条小溪与峭壁下的小溪位置不同。

    小溪位置不同,说明源头活水来源也不同。

    看来,这个海岛不是一般的大很大。

    她忽然想到了原来世界的那些岛国,最大的岛国是属于丹麦的格陵兰岛,面积2,166,086平方公里,海岸线全长三万五千多公里。

    阮安觉得这个海岛只怕比格陵兰岛还要大。

    看来自己想要探索整个海岛,可能需要买一个交通工具才行。

    她从树上溜下来,就准备*服。

    龙泽没有防备,然后就看到女孩藏在衣服下白皙的皮肤。

    他连忙转身,想要离开。

    哪知阮安脚尖一点,身影闪了过来手一伸就把他困在了怀里。

    “龙龙,你跑什么,你看你身上的毛都变色了,脏兮兮的,我们一起洗一洗吧。”阮安自然的摸摸小奶猫的头说。

    龙泽急得猫爪子乱挥:“啊啊啊,我不脏,我不洗,要洗你自己去洗。”

    “没关系,不要怕,我会托住你的。”阮安只道它是怕水,忙小声安慰。

    龙泽红着脸大声制止了:“我不是怕水,是我不能和你一起洗澡。”

    阮安不明所以:“为什么?”

    “我是公的,你是母的,你们人类不是有一句话叫做男女授受不亲嘛,如果你要和我一起洗澡那你嫁给我。”龙泽试探的说。

    阮安惊呆了。

    她伸手点点小奶猫的额头,笑骂:“龙龙,你脑袋瓜子里面想点啥?”

    “你有没有搞清楚一个事实?你只是一只猫而已,而我是一个人,一个人怎么可能嫁给一只猫?”

    龙泽小声道:“那许仙和白蛇不也可以在一起么,还有聊斋志异里那么多精怪不也……”

    他还没有说完,就被阮安打断了:“龙龙,你说那可都是人类自己写出的作品,都是假的,你可不能因为看了一些这样的书籍就异想天开,要知道不同物种是不能通婚的哦。”

    她说完又笑了:“龙龙,想不到你还是一只有文化的猫,真是太有意思了。”

    龙泽见女孩并没有生气,又试探道:“安安,如果有一天你养的宠物变成了一个男人,你会是什么反应?”

    阮安听到龙泽的话后顿时就收了笑脸,她冷冷说道:“这么坏,自然是打死他。”

    龙泽懊恼不已,他拍了一下自己头,觉得自己真是一步错步步错,早知道这样还不如直接用人身接近安安。

    阮安见它傻愣着,伸手扯了扯猫耳朵:“不想洗就不洗,以后可不准说这样的话了。”

    毕竟小动物怕水,不愿意洗澡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先入为主,在阮安眼里,龙泽只是一只猫,她根本就没有把自家宠物刚刚说的话放心上,她放下小奶猫,然后把衣服脱得干干净净跳进了小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