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安看着字幕啧了声。

    精灵?半兽人?兽人?魔?地精?虫族?

    这些种族哪一个不比人族强大?

    他们怎么可能会臣服于一个人类?

    默了会,阮安继续往下看。

    方舟系统将为每一个玩家配备一个扫描仪。

    此扫描仪将诚实记录玩家所有活动过的范围,并将此绘成地图,以供玩家随时查看。

    方舟系统将为每一个玩家配配备一个多功能手表,此手表可以监控玩家的身体机能,颜色可随玩家心念改变,附加指明方向的指南针。

    根据玩家身处环境自动校正时间,显示月相、季节,可定时等多重功能。

    注:此款手表为玛格丽特·米切尔科技公司出品,非卖品。

    阮安心动不已,她早就想买一款手表了,但是游戏商城里的手表都太贵了,总是舍不得,想不到现在白嫖了一块。

    她点击了领取,手上就多了一块黑色的手表。

    手表的腕带是金属材质,但是却像丝带样很服帖。

    腕表是触屏,各种功能标注得清清楚楚。

    她轻轻戴上,机械的冷峻忖着肌肤愈发柔美。

    不愧是系统出品,极致的黑也很漂亮。

    阮安又研究了一会方舟系统,功能都是锁定的状态,看来得找到三个人让他们心甘情愿加入自己的部落,方舟系统才会真正开启。

    她从页面退了出来,忽然想起什么,忙开口问:“我想请问一下,那些退出生存游戏的玩家会有什么惩罚吗?”

    字幕:没有惩罚,定点送回原世界。

    阮安看着字幕,若有所思。

    不对。

    这个游戏如此大费周折抓取玩家进入异世界,如果所有玩家都不愿意继续玩下去,而是选择回到原世界,那么它岂不是白费力气?

    阮安继续问:“那,那些玩家回去之后,会记住在异世界的经历吗?”

    字幕:不会。

    阮安:“是你们消除了他们的记忆吗?”

    字幕:没有。

    阮安心里发凉,游戏并没有消除玩家的记忆,玩家却什么都不记得,那么只有一种可能性。

    那就是那些退出游戏的玩家,全部已经死亡。

    “那么请问退出游戏的玩家,他们是否还活着?”她忽然觉得浑身有些发凉,忍住恐惧继续问。

    字幕:否。

    阮安:“是你们杀了他们吗?”

    字幕:没有。

    看到字幕君的回答,阮安脑海里一片空白。

    进入游戏前时那些模糊的记忆忽然就清楚了起来。

    她当时洗完澡,吃了点宵夜准备睡觉,迷迷糊糊间就来到了这个海岛。

    可是吃完宵夜为什么会迷迷糊糊?

    “在原世界,我是已经死亡了吗?”她艰难发问。

    字幕:是的。

    阮安一直以为自己最开始是身穿,所以根本就没有想过,原来自己真正的身体早就已经死亡。

    吃了一顿宵夜就被死亡?这未免也太荒唐了?

    似是察觉到她内心的起伏,字幕君出现了。

    我们抓取的玩家,全是身体已经死亡但灵魂还活跃的智慧生物,且,玩家的死亡与生存游戏无关。

    再次声明,编号10007985玩家死于中毒,死亡原因与生存游戏无关。

    阮安咬了唇,疼痛使她的脑海愈发清醒。

    没关系,自己已经死过两次了,知道自己多死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她努力安慰自己。

    过了好一会,她才平复心情。

    阮安相信系统的解释,如此强大的存在,想要一个人死如同碾死一只蚂蚁,根本没有必要撒谎。

    所以,自己第一次死亡是因为中毒,然后才会被系统抓取绑定的生存游戏。

    可是,那天晚上点的宵夜是某团送的,以前也吃过那一个店家很多次了,为什么会中毒?

    “系统,请问我是因为吃了什么东西中毒?”不懂就问,阮安再次开口。

    字幕:一种在网文里不能描述的毒药,根据毒药的品种,这是一起有预谋的投毒,所以编号10007985玩家是被谋杀而亡。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阮安看着字幕,炸了。

    老子特么被谋杀了,你问我惊不惊喜?这系统脑子多少有点大病。

    她面无表情的问:“知道凶手是谁吗?”

    字幕君:请玩家努力提高自己的智商,系统只负责抓捕已经身体死亡的灵魂,这样的问题以后不要再问,要不然显得脑子多少有点病。

    阮安气笑了。

    她啪的一下退出生存游戏,睁开眼看着房顶。

    阮安开始回忆,自己从小不善交际,与人相处也颇为谨慎小心,怎么会有人谋杀自己?

    她咬着牙。

    没道理自己在这个异世苦苦求生,凶手却逍遥法外,阮安想回去。

    她再次打开系统问:“如果我想回到原来的世界,需要付出什么吗?”

    字幕:玩家等级不够,弱者是不配问这样的问题的,请努力升级。

    不配?

    阮安“呵”了声。

    她闭着眼,用枕头捂住自己的脑袋。

    不管系统是不是在故意激她,阮安确实燃起了熊熊斗志。

    如果说之前对于方舟系统发布的任务还有些抵触的心理,现在,她支棱起来了。

    她现在是阮·钮钴禄·安。

    龙泽伸出猫爪子,努力把女孩从枕头里*:“安安,你怎么啦?”

    阮安顶着鸡窝头,眼神发直。

    她木木的把小奶猫抱在怀里,小声道:“龙龙,我要变强,只有变得更强,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你要支持我。”

    龙泽不知道女孩经历了什么,但他体贴的点点头:“好的,安安,以后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阮安闭了闭眼,却没有眼泪流下。

    从那个人抛妻弃子后,阮安就知道眼泪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她放下龙泽,下床,用冷水洗了一个脸,把头发整理好,开始新的一天。

    现在庇护所有了,食物有了,钱也有了,阮安决定从今天开始恢复一日三餐的生活。

    只有身体健康,才能够完成方舟系统发布的任务。

    白面馒头吃久了有些寡淡无味,她准备把它们切片用猪油煎煎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