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穴里的阮安正考虑以后该购买的物品,龙泽在外面闻到了咸肉味,忽然觉得自己有些饿了。

    他伸出小爪爪“啪”的一声,打在了大门上,然后敲了一下又一下。

    “砰。”

    “砰。”

    “砰。”

    忽如其来的敲门声吓得阮安一抖,一锅咸肉差一点没有全部倒在地上。

    自从来到这个海岛,阮安就没有发现过人类的踪迹,那么现在敲门的是谁?

    慌乱了几秒,阮安小心翼翼的把铁锅放下,然后蹑手蹑脚的走到了洞穴大门口仔细倾听着。

    龙泽感知到了女子已经站在门后,它立刻又拍了几下大门。

    “啪啪啪。”

    阮安心下一惊,特么真的是一个人在敲门哦!

    她犹豫再三,不敢开门。

    不管敲门的是原住民还是游戏玩家,对于阮安来说都是陌生人。

    一个陌生且又危机四伏的环境,想要活下去,谨慎是第一处世之道。

    阮安静静的趴在大门边上,手里的匕首紧紧握着。

    她有些担心门外敲门的人在得不到回应后会破门而入。

    龙泽疑惑不解。

    他都已经很有礼貌的敲门了,为什么这个女孩不开门?

    其实这扇薄薄的大门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他如果想要进去,分分钟就进去了。

    但龙泽没有过想要硬闯进去,毕竟在他遥远的记忆里,私闯民宅好像是一件犯法的事。

    敲了一会,龙泽的小爪爪累了,他“喵”了一声,无奈的靠在了门框。

    为了不吓着这个女子,龙泽特意选了小猫咪这种软萌的动物形象出现在她面前,想不到她居然不喜欢,早知道就捏一只小兔子了。

    阮安不知道龙泽的懊恼。

    她只知道如果是一只小兔子出现在她面前的话,她一定不会视而不见,而是直接上刀。

    直接把它整成一道麻辣兔头,一道爆炒兔肉。

    龙泽无奈地叹息,阮安听到了,但她听到的是几声娇弱的猫叫声。

    阮安忽然就想到了傍晚时分遇到的那只小金猫。

    难道现在在外面敲门的是那只小金猫吗?

    正在诧异的时候,龙泽又叹息了几声,阮安又听到了猫叫。

    这一次阮安确定了一件事。

    在门外敲门的要么是一个人带着一只小猫咪,要么就是一只猫。

    阮安思及此处,暗自决定不开门。

    首先,外面敲门的是人还是猫不能确定,再者与陌生人打交道有危险,猫也可能不是猫。

    毕竟海岛上的动物都变异了,小白猫的形象或许是怪物的伪装?

    更何况现在是晚上,如果要是把敲门的放进来,万一出了状况,在这个洞穴里动手打斗,自己肯定会很被动。

    毕竟有些放不进大衣柜的装备都堆在洞穴的角落,动起手来,就算自己打赢,如果东西被损坏的话,还得自己花钱买。

    阮安把装有咸肉的铁锅端到了门口继续开吃。

    今天晚上情况不明,估计也不能睡觉,索性多吃点,万一等一下敲门的人破门而入要干架,吃饱了胜算也要大很多。

    龙泽的听觉非常灵敏,它听到了洞穴里女子吃东西的咀嚼声,心里不禁感叹,这世道果然是变了,居然有女孩不喜欢毛茸茸的小动物了。

    阮安担心洞穴外是自己无法掌控的危险,龙泽想的是洞穴里的女子如此无情连一只小动物都不肯救助,两个人的心事南辕北辙。

    于是――

    他们两个一晚上都没有睡觉。

    龙泽敲了一晚上的门。

    阮安紧张兮兮的握了一晚上的匕首。

    龙泽身不累心累。

    阮安身也累心也累。

    任谁在晚上遇到这种持续的有节奏的敲门声,并且远处还时不时有几声野兽的嚎叫声传来,心里应该都会发毛吧!

    心累的龙泽终于放下了坚持了一晚上的小爪爪。

    他想自己可能做错了一件事。

    他就不应该醒过来,应该继续沉睡。。

    这样的话,就不会遇到洞穴里那个令它动心却又不能靠近的女孩,让他抓心挠肝。

    持续了好久的敲门声消失了。

    阮安趴在门板,静静倾听,在听到海岛上一片寂静的时候,心想应该是天亮了。

    天亮了就好。

    现在就算敲门的堵在门口,只有是在光线明亮宽敞的地方搏斗,阮安觉得自己应该有把握能战胜。

    她首先检查了一下自己的穿着,然后又活动了一下筋骨,才小心翼翼的打开了洞穴的大门。

    今天的门外与往常似乎没有什么不同,阮安伸出半个脑袋探了探,没有看到敲了一个晚上门的罪魁祸首。

    阮安心想或许是天亮了,所以它才走了。

    正思考,一道金色的身影闪电般的飞了过来,然后趴在了她的脚下。

    阮安吓了一跳,她连忙后退了几步,却想不到金色的毛球跟着也前进了几步。

    龙泽抬头,无奈的看着女子。

    这个小猫咪软萌的动物形象明明那么可爱,为什么她总是一副见到洪水猛兽的表情?

    阮安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她居然从这只白猫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无奈。

    望着*的女子,龙泽蹭了一下她的脚,然后很是温顺的趴在了她的脚旁。

    记得很多年前,他在短视频里看到过很多宠物用这种卖萌获得人类喜爱的举动,自己这样做,她应该会把自己留下来吧!

    阮安怔怔的望着自来熟的小金猫,忽然想起来生活在这座海岛上生物的那些异常情况。

    变异野猪,变异箭毒木,变种蒲公英,变种紫花地丁,所以眼前这是小金猫应该也是变异了吧!

    要不然它怎么会知道用这种卖萌的方式求自己收留它呢?

    是的。

    阮安明显看出来小猫讨好的行为,它在请求自己收留它!

    这么聪明,它一定也进化了。

    阮安有些纠结。

    她虽然是一个毛绒控,但其实在原世界并没有养过小动物。

    主要是穷。

    养不起。

    那个时候的她是个社畜,每天为了养活自己奔波劳碌。

    实在馋毛绒绒时,便会去宠物店过过眼瘾,然后激励自己多挣钱,以后可以用最好的条件养一只自己喜欢的毛绒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