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泽没有跟上去。

    他有些茫然。

    一个人类,为什么物品在她手上可以随意消失又出现?

    是魔法还是术法?

    再回想起之前在峭壁上见过的画面,龙泽百思不得其解。

    100多年后的人类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变化?

    ――――――――――――

    阮安不知道有人正在琢磨着自己,她抓紧时间在赶路。

    出发前,阮安本有心想要循着变异野猪的踪迹前行,但毕竟没有学过追踪术,再加上昨天晚上为了赚钱,草丛都被踩得乱七八糟,于是在费力辨认了一会儿后,她放弃了这个想法。

    后来,她挑选了一条比较宽敞的小路朝森林里走去,为了记住现在的这个场地,阮安一边前进一边用匕首在高大的树木上留下记号。

    走了一会后,树木越来越多,光线越来越暗,阮安把火把点燃了。

    白天的海岛非常安静,静到阮安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她很累,也很困,但是她不敢休息。

    不知道走了多久,地势渐渐在升高,平地走路就已经很困难了,现在要爬坡,阮安觉得两条腿都快要废了。

    她喘着气,坐在了地上。

    没有手表,不知道时间,但阮安觉得自己应该要吃点东西了。

    木箱里煮好的内脏因为没有放大料,冷了后闻着就有一股子腥味,再加上没有放盐,真的是一点都不好吃,但是油渣还是挺香的。

    阮安捡着一块油渣再配上一块清水煮的猪肝,就这么嚼嚼吞了下去,吃一个半饱后,她继续出发。

    可能因为前几天刚下过雨,有些倒在地上的木头上面长了一层又一层的蘑菇,鲜蘑菇五颜六色,看起来非常漂亮。

    阮安随手扯下一朵,字幕君就出现了。

    大鹿花菌,有毒,不可食用,无价值

    阮安暗道可惜,本想赚几个轻松钱,想不到却根本赚不到。

    又走了一会,视野渐渐开阔了起来,细看有些树木被撞得乱七八糟,像是由某种动物经常在这里活动似的。

    阮安顿时就紧张起来,为了以防万一,她花了120个铜币又购买了2个低级的不能再低级的防护罩加持在身上,让本来不富裕的家更加雪上加霜。

    虽然有了防护罩壮胆,阮安依旧小心翼翼的朝前探索。

    慢慢走了一会儿后,她的鼻子里闻到了一股味道,这种味道似曾相识。

    想起来了,这可不就是变异野猪身上的味么,难道这里又有一只猪?

    阮安抿着嘴,她用匕首把变异箭毒木已经干了的枝头削掉,露出一层带着白色黏液的层面,又把匕首的刀刃在黏液上蹭了蹭。

    一路走来,这种箭毒木的树枝她捡了不少,用藤蔓捆成一捆背在了背上。

    在给自己的心里做了几个建设后,阮安循着味朝前走。

    有风吹过,吹得树叶哗啦啦的响,不远处还传来潺潺流水的声音。

    一切都太安静了,阮安握着匕首的刀微微发抖,她实在是太紧张了。

    绕过一个大岩层,前面蓦然出现了一个小平台,平台上散落着各种白森森骨头,让人看着就惊悚,平台后面是一个黑漆漆的洞穴。

    阮安不敢前进了,她把箭毒木放了下来,略想想后又把铁锅也拿一下,她琢磨万一要是打不过,身上没有负重逃跑时也要逃得快一点。

    就在阮安全身戒备时,洞穴里传来急促的奔跑声,只一会,就跑到了她面前,还真的又是一头变异野猪。

    不过眼前的这一头野猪比昨天晚上的个头要小很多,不,确切来说,应该是一只小猪崽,阮安顿时松了一口气。

    小猪崽露出细小的獠牙,鬃毛根根竖起,拱着背,压低身子,这是一种准备攻击前的状态。

    它兴奋的盯着从未见过的生物,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阮安虽然松了一口气,但也没有掉以轻心。

    异世界所有的生物都比自己要强大,如果轻敌,那一定会面临死亡,所以在小猪崽冲过来的一瞬间,她就反应过来了。

    小野猪的速度很快,快得就像一道闪电,眼疾脚快的阮安堪堪躲过了它的第一次冲击,但也只是躲过了,她来不及用淬了箭毒木汁液的匕首划破小野猪。

    小野猪没有想到猎物会躲过它的攻击,它转过身子嗷嗷的又冲了过来。

    这时阮安也已经调整,她把匕首横握着,匕尖朝外,左手的箭毒木树枝亦是如此。

    一人一猪再次狭路相逢,这一次阮安在躲过小野猪攻击的同时顺势用匕首在它身上划拉了一道口子,不过可能因为一整天都在爬山,她转过身在收脚时膝盖忽然一软,整个人跪在了地上。

    不等她从地上爬起来,小野猪因为被匕首刺破皮肤产生的疼痛彻底爆发,它愤怒的冲过来,一下撞到了阮安身上。

    阮安吓了一跳,她感受了一下被撞到的地方,还好,防护罩起作用了。

    小野猪以为自己得手了,它顾不得疼痛,张开大嘴就想咬,它实在是太饿了。

    此时,阮安已经反应过来,在求生欲爆棚肾上腺激增下,她迅速爬起来,反手就给了小野猪一刀。

    这一刀结结实实的*了小猪崽的身体,怕一刀不够,阮安跳了起来压倒小野猪,抽出匕首又是一刀。

    小野猪痛得嗷嗷叫,阮安为了为了壮胆也啊啊叫,一时间山林里回荡着人和猪的叫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阮安才手脚发软的从野猪的身上翻了下来。

    她四处找了找,捡到因为之前战斗掉落的发带把散落在肩头的头发重新绑了起来。

    眼看天色已暗,阮安顾不得收拾自己狼狈的形象,先把小野猪送进屠宰场,又用菜刀挖了一些泥土把鲜血掩盖,然后才疲惫的朝洞穴里走去。

    小平台后面的洞穴应该可以作为今天晚上的临时营地,至于洞口等一下再搬一些石头堆起来,但是她刚刚进去就被里面的臭味熏了出来。

    就真的太臭了,这种臭味堪比生化武器,在里面根本无法呆上十秒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