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第一次购买复活币可享受一折优惠,原价8888铜币,现价888铜币。

    鉴于死亡的滋味比较难受,玩家有权利思考是否复活,给予确认时间720分钟。

    阮安恢复意识后,脑海里就漂浮着几行字幕。

    她仔细看完,感知了一下周围的环境,顿时就‘看’到了两具已经死去尸体。

    两具尸体都是死去的自己。

    一具尸体穿着系统赠送的布衣布鞋,一只手里攥着一把匕首,一只手拿着一个已经熄掉的火把,背上还挂着一个木箱。

    一具尸体穿着碎花小睡裙,一根树枝从她手里斜斜刺进了野兽的胃壁。

    看到眼前的一幕,阮安心里升起一股寒气,让她整个意识都呆滞了。

    就在她惊悚时,空间忽然剧烈抖动起来。

    阮安察觉到,应该是自己*野兽身体里的树枝起到作用了。

    来不及思考眼前匪夷所思的一幕,她立刻点开了之前开通的游戏商城。

    阮安看了一下自己的钱包。

    951个铜币。

    复活币需要888个铜币,那么还能剩下63个铜币。

    阮安希望自己能买到一些增加武力值或者防护值的物件,这样可能还会有存活的机会。

    她‘看’到了刚刚还不可一世的动物趴在地上哼哼唧唧。

    ――看起来好像生病了的样子

    无论是想生活在这片森林,还是路过此地,都绕不开眼前的这只野兽,更何况,它身体里还有生存必须要的打火机,火把和匕首。

    她和躺在地上的巨兽只能活一个。

    阮安以最快的速度在游戏商城翻找。

    ……

    找到了。

    低级得不能再低级的防护罩,这是埃曼努埃尔家族已经淘汰的物品,不过对于弱质的蓝星人,它非常有用。”

    售价,60铜币。

    阮安没有一丝犹豫就把它买了下来,如果连命都没有了,还要钱干什么?

    购买防护罩后,阮安又花了888个铜币购买了复活币。

    然后选择了立刻复活。

    请选择复活地点。

    复活点or原地。

    “原地。”阮安轻轻吐出两个字。

    玩家10007985号身体构建中,请稍等。

    ……

    构建完毕。

    开始融合主意识。

    ……

    融合完毕。

    开始投放

    ……

    投放完毕。

    复活成功。

    阮安在身体落地时就迅速把防护罩开启。

    之前游戏系统赠送的的匕首和火把都被巨兽吞进了肚子,连到背在她身上的小木箱和口袋里的打火机也都被吞进去了。

    她现在手里并没有武器,不过没关系,之前还是意识状态时,她已经寻找好了一件可以当成长矛的树枝。

    巨兽还趴在地上痛苦的嚎叫,它没有看到之前被吃掉的弱小人类又出现了。

    不过可能看到了也不会在意,它的肚子实在是太痛了,它觉得有一把什么尖锐的东西随着肠胃的蠕动一直在刺它,甚至还感觉到了烧灼的阵痛。

    阮安猫着身子找到了那根被折断的树枝,趁着巨兽哼哼时一跃而起,用尖利的一端朝巨兽最柔软的脖颈上插去。

    尽管这一击用尽了她的所有力气,但树枝也只是*去了一点点,并且随着“咔擦”的一声响,树枝断裂了。

    一截*了野兽的脖颈,一截还紧紧握在手心。

    阮安吓了一跳,她立刻朝后退去,但速度还是太慢了,巨兽的爪子“呼”的拍了过来,正好拍在防护罩上,下一秒,两行字幕出现了。

    警告,防护罩已破损,请立即更换新的防护罩。

    警告,防护罩已破损,请立即更换新的防护罩。

    阮安没有想到花了60铜币买的防护罩居然如此不堪一击顿时又急又气,但她来不及对游戏系统口吐芬芳,因为巨兽慢吞吞从地上爬起来了。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海岸森林笼罩在一片银色的月光下。

    在月亮朦胧的光线中,怪兽巨大的身躯摇摇晃晃站了起来,它张开嘴,流出难闻的涏液,眼珠发红,它又要暴走了。

    阮安整个人都不好了。

    被吞噬到胃里时无法呼吸时的痛苦,被胃液腐蚀到皮肤的刺疼,还有从喉咙滑进去时恶臭的黏液……

    几分钟前经历过死亡的痛苦难道又要经历一次?

    绝望,恐惧,不甘种种情绪交织在一起,终于打破了一直她强制的镇定,阮安破功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女孩发出来高分贝的尖叫,她冲了过去,一边尖叫一边拿着手里的断枝朝前刺去。

    就在她以为自己凶多吉少的时,巨兽的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嚎叫。

    它高大的身躯只是走了一步便歪歪斜斜抖动了几下后,不堪重负似的倒在了地上。

    阮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她知道趁它病得要它命。

    飓风不只对周围的树木产生了毁灭性的灾难,还有很多大大小小的石头被卷到了这里,散落在周围。

    在求生欲的爆发下,阮安搬起了一块巨大的石头朝怪物的头上砸去,砸了一下又一下,一边砸一边哭。

    不知道砸了多少下,直到巨兽的头被砸得血肉模糊,阮安才发现自己的手臂都快抬不起来了。

    也顾不得地上脏不脏,她瘫坐在地面,浑身开始抖抖抖。

    阮安从小到大连一只鸡都没有杀过,现在为了活下去却直接*了一只巨兽,她表示人类的潜能是无限的,这句话可真是太真实了。

    坐在原地休息了很久后,阮安才颤颤巍巍站了起来。

    之前与巨兽搏斗的时候没有关注太多,现在安静下来后,才发现夜晚降临,远处都是各种怪物的嚎叫,并且随着时间的变化,岛上的温度也越来越低。

    阮安不敢睡,她也根本睡不着。

    从早上穿过来之后就一直没有喝一口水,也没有进食,再加上神经高度紧张,此刻的她是又饿又渴,身体非常疲惫,精神却又非常亢奋。

    她借着月色,绕到巨兽的左边脖颈处。

    那里插了一截树枝。

    她伸手把树枝拔了下来,接下来几行字出现了。

    变异箭毒木,又名见血封喉,箭毒木的乳白色汁液含有剧毒,一经接触人畜伤口,即可使中毒者心脏麻痹,血管封闭,血液凝固,以至窒息死亡。